首页>>生活港湾 >> 法律维权

  家事观察微信公众号

[基本案情]

原告赵俊诉称:原告与被告项会敏系朋友关系。2007年7月20日,项会敏以装修房屋为由向其借款人民币20万元,双方约定以年利率5%计息,期限为两年。当日,原告从家中保险柜中取出现金20万元,步行至项会敏经营的干洗店内向其交付借款,项会敏当场出具借条。2009年7月23日,项会敏在原告的催讨下支付利息2万元,并请求延长借款期限两年。2011年7月27日,原告再次向项会敏催讨借款,但其仍未能还款。原告认为,因本案借款系项会敏向其所{昔,借条和催款通知单亦由项会敏签名确认,故其仅起诉项会敏。至于被告何雪琴是否应当承担共同还款责任,其不予表态。请求法院判令项会敏归还借款20万元,并以20万元为本金,支付自2009年7月23日起至判决生效之日止按照年利率5%计算的利息。

被告项会敏辩称:对原告赵俊诉称的事实均无异议,但其目前无力归还借款。至于涉案借款的用途,其中10万借款用于装修两被告名下房屋,另外10万元于2007年8月2日用于提前偿还购买该房屋时的银行贷款。因此,涉案借款是夫妻共同债务,应由两被告共同偿还。

被告何雪琴辩称:首先,原告赵俊主张的借款事实不存在。两被告在2007年期间自有资金非常充裕,无举债之必要。原告提供的借条是项会敏事后伪造的,何雪琴原已申请对该借条的实际形成时间进行鉴定,但因不具备鉴定条件而无法进行。且原告当时并不具备出借20万元的经济能力,其也未提供任何借款交付证据。其次,何雪琴对原告主张的借款始终不知情。两被告于2009年6月18日签订协议书,约定对外债务任何一方不确认则不成立。故该笔借款即使存在,也应当是项会敏的个人债务。再次,两被告于2005年9月20日结婚,2010年7月开始分居。何雪琴曾分别于2010年8月25日、2011年5月12日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在这两次诉讼中,项会敏均未提及本案借款。目前,两被告的第三次离婚诉讼已在审理中。然而,除本案系争债务以外,另有两位债权人突然诉至法院要求归还借款。显然,本案是原告和项会敏通过恶意串通,企图转移财产的虚假诉讼,应追究两人的法律责任。

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赵俊与被告项会敏系朋友关系,两被告系夫妻关系于2005年9月20日登记结婚。项会敏向原告出具落款日期为2007年7月20日的《借条》一张,载明:"今我项会敏向赵俊借人民币200000元正(成拾万元正),于2009年7月20日前归还,利息按5%计算。"落款处由项会敏以借款人身份签名。后原告书写一份《催款通知单》,载明"今项会敏向赵俊借款(贰拾万元正),于却09年7月20日前归还,但已超过期限至今没还特此向项会敏催讨借款"落款日期为2009年7月23日。项会敏在该份《催款通知单》上加注"我知道,因经营不善无钱归还,恳求延长两年,利息照旧"。此后,原告再次书写一份《催款通知单》,载明"今项会敏借赵俊借款(贰拾万元正,经多次催款至今没还,特此向项会敏再次催讨借款及利息"落款日期为2011年7月27日。项会敏则在该份《催款通知单》上加注"因经营不善无钱归还,恳求延长两年,利息照旧"并签署其姓名。

另查明,2007年7月19日,被告项会敏名下账号为1001XXXXXXXXXXX3366的中国工商银行账户内余额为167545.34元。2007年8月2日,项会敏自上述银行账户内支取100000元。当日,项会敏向中国建设银行偿还个人购房贷款100000元。

再查明,2009年6月18日,两被告签署《协议书》一份,确认双方生意经营、房产状况、房屋贷款等事宜,未涉及本案系争借款。双方同时约定"其他债务事宜,双方任何一方不认则不成立"。2010年7月,两被告开始分居。2010年9月28日、2011年6月1日,何雪琴分别起诉至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要求与项会敏离婚。上述两案诉讼过程中,项会敏均未提及本案系争借款,后该两次离婚诉讼均经调解不予离婚。2012年8月31日,何雪琴第三次起诉要求与项会敏离婚,目前该案正在审理中。

上述事实,有原告赵俊提供的、落款日期为2007年7月20日的借条、2009年7月23日的《催款通知单》、2011年7月27日的《催款通知单》,被告项会敏提供的中国建设银行《个人贷款还款凭证》,被告何雪琴提供的2009年6月18日两被告《协议书》、2010年10月13日法院调解笔录、2011年6月1日法院调解笔录,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依职权调取的被告项会敏名下账号为1001XXXXXXXXXXX2009的中国工商银行账户交易明细以及双方当事人的当庭陈述在案佐证,足以认定。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赵俊的全部诉讼请求。

[裁判观点]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原告赵俊与被告项会敏之间的借贷关系是否成立并生效以及在此前提之下被告何雪琴是否负有还款义务。

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根据民事诉讼证据规则,在合同纠纷案件中,主张合同关系成立并生效的一方当事人对合同订立和生效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同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规定,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故原告赵俊主张其与被告项会敏之间存在有效的借款合同关系,其应就双方之间存在借款的合意以及涉案借款已实际交付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现原告提供《借条》意在证明其与项会敏之间存在借款的合意。关于借款交付,其主张因其无使用银行卡的习惯,故家中常年放置大量现金,200000元系以现金形式一次性交付给项会敏。对于原告的上述主张,被告项会敏均表示认可,并称其收到借款后同样以现金形式存放,并于2007年8月2日以其中的10万元提前归还房屋贷款。被告何雪琴则明确否认涉案借款的真实性。

本案中,首先,原告赵俊在本案中虽表示向被告项会敏主张还款,但项会敏辩称涉案借款用于两被告夫妻共同生活,应由两被告共同偿还。事实上,经法院调查,在两被告的第三次离婚诉讼中,项会敏也始终将本案借款作为夫妻共同债务要求何雪琴承担相应的还款责任。基于本案处理结果与何雪琴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法院依法将其追加其为第三人参加诉讼。后因项会敏的上述抗辩,原告申追加何雪琴为被告。在此过程中,原告及项会敏一再反对何雪琴参加本案诉讼,不仅缺乏法律依据,亦有违常理。何雪琴作为本案被告以及利害关系人,当然有权就系争借款陈述意见并提出抗辩主张。

其次,基于两被告目前的婚姻状况以及利益冲突,被告项会敏对系争借款的认可,显然亦不能当然地产生两被告自认债务的法律效果。并且,项会敏称其于2007年8月2日用涉案借款中的100000元提前归还房贷。然而,经法院依职权调查,项会敏银行交易纪录却显示当天有100000元存款从其名下银行账户支取,与其归还的银行贷款在时间、金额上具有对应性。此外,项会敏银行账户在同期存有十余万元存款,其购房银行贷款也享有利率的七折优惠,再以5%的年利率向他人借款用以冲抵该银行贷款,缺乏必要性和合理性。本案于2013年3月7日开庭时,项会敏经法院合法传唤明确表示拒绝到庭。上述事实和行为足以对项会敏相关陈述的真实性产生怀疑。故基于以上原因,原告赵俊仍需就其与项会敏之间借贷关系成立并生效的事实,承担相应的举证义务。

再次,原告赵俊自述其名下有多套房产,且从事经营活动,故其具有相应的现金出借能力。但其亦表示向被告项会敏出借200000元时,其本人因购房负担着巨额银行贷款。为此,法院给予原告合理的举证期限,要求其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其资产状况和现金出借能力,并释明逾期举证的法律后果。嗣后,原告明确表示拒绝提供相应的证据。法院认为,原告明确表示放弃继续举证权利,而其提供的现有证据亦并未能证明涉案借款的交付事实以及原告本人的资金出借能力,其陈述的借款过程亦不符合常理,故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对于原告的诉讼请求,法院依法不予支持。至于项会敏个人对涉案借款的认可,因其与原告之间对此并无争议,其可自行向原告清偿,法院对此不予处理。

[律师说法]

一、债务是否真实存在?

民间借贷纠纷中,真实存在的债务是债权人主张该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要求夫妻双方共同偿还的前提。根据民法“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债权人应承担证明债权债务关系真实、合法存在的举证责任。因此,在司法实践中,法院首先审查的是债务的真实性。

债权人主张的债权债务关系是否成立,需要结合案件的具体情况。《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六条第二款、第十九条规定,结合当事人之间关系及其到庭情况、借贷金额、债权凭证、款项交付、当事人的经济能力、当地或者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当事人财产变动情况以及当事人陈述、证人证言等事实和因素,综合判断债务是否发生。因此,如果债权人仅能够提供一张借条主张存在债务债务关系,法院在审理中会综合其是否实际出资,是否具备资金出借能力来进行认定。

债务人的单方自认不必然证明债权债务关系的存在。在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中,举债方可能会与第三人恶意串通,通过虚假诉讼虚构婚内债务,借此来减少夫妻共同财产。例如,主动申请人民法院出具民事调解书,作出有悖常理的单方自认,损害举债方配偶的合法权益,显然,这并不必然免除“出借人”对借贷关系成立并生效的事实应承担的举证责任。本案中,结合两被告婚姻状况以及利益冲突,举债方单方对系争借款作出认可,不能当然地产生两被告自认债务的法律效果。

二、夫妻共同债务的举证责任分配

明确举证责任至关重要,负有举证责任的一方,举证不能要承担不利后果。

在债权人以夫妻一方为被告起诉的债务纠纷中,对于案涉债务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应当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24条规定认定。该法条采取了推定原则,以“债务是否发生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为推定标准,将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配偶一方名义发生的债务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债权人只要提出初步证据证明债务产生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即可。此外,该法条还规定了两种除外情形,加上最近刚颁布的《婚姻法司法解释二》24条补充规定,目前在认定夫妻共同债务时存在以下四种例外情形:(一)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二)债权人明知债务人夫妻之间有关于财产分别所有的约定;(三)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伪造虚假的债务;(四)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债务。

针对这四种情形,有两个值得探究的问题,一为举证责任,二为补充规定的立法目的。从举证责任上来讲,是否满足这四种例外情形的存在是需要举债方及其配偶来举证证明的,也就是说,债权人如果完成了证明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存在合法债权债务关系的举证责任,那么法院通常情况下会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而另一方承担的是四项例外情况的举证责任。其次,补充规定的出台仅减轻了一部分“被负债”群体的证明责任,第24条饱受争议的根本原因在于,未用于共同生活的债务因法院机械适用24条而被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导致审理结果出现偏差。新出台的补充规定中明确将“虚假债务”、“非法债务”这两类排除在了夫妻共同债务之外,对于第一类的虚假债务,法院在认定债务真实性,查明债务性质时本身已经涉及。对于第二类非法债务而言,其实质上是“未用于共同生活”的一种表现形式且确为虚构的债务和在实施违法犯罪行为时产生的非法债务,历来不受任何法律保护,不属于第二十四条适用范围。因此,最大的难点“未用于共同生活”的举证责任及举证不利后果问题仍未有明确的法律规定。

司法实践中,越来越多的法院在认定是否为夫妻共同债务时不再机械的适用第24条,而是综合考虑债务形式、债务用途等因素。根据最高院对江苏高院夫妻共同债务认定问题的答复,如果举债人的配偶举证证明所借债务并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则其不承担偿还责任。可见,不同于很多法院片面地将“债务发生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作为认定夫妻共同债务的唯一标准,该答复吸收了“夫妻共同生活标准”理论内涵,将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作为夫妻一方对外债务承担的一种抗辩理由。

那么,“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如何认定?实践中,存在两种认定标准:(1)夫妻有无共同举债的合意;(2)夫妻是否分享了债务所带来的利益。且结合《浙江省高院关于执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夫妻一方为债务人案件的相关法律问题解答》以下几种情形下的债务也可能会被认定为个人债务

(1)夫妻一方擅自举债资助与其没有赡养、抚养、扶养义务人所产生的债务;

(2)夫妻一方因继承或者受赠归其个人所有的财产过程中产生的债务;

(3)夫妻一方管理个人财产所产生的债务;

(4)夫妻一方擅自对外担保且另一方未因担保行为获益产生的债务;

(5)夫妻一方因刑事犯罪被判处的财产刑部分;

(6)为支付夫妻间诉讼而产生的诉讼费用所产生的债务;

三、未经审判,能否在执行阶段直接认定夫妻共同债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及夫妻债务案件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保障未具名举债夫妻一方的诉讼权利,明确未经审判程序,不得要求未举债的夫妻一方承担民事责任。

夫妻共同债务应当通过审判程序来认定,不能由执行程序认定。因为如果夫妻共同债务可以通过执行程序认定,那没有参加诉讼的配偶一方就失去了利用一审、二审和审判监督程序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机会,与两审终审制度相悖。

在执行过程中,被追加为被执行人的夫妻一方认为不能执行自己的财产,有权依法提出执行异议;如果该执行异议被驳回,被追加为被执行人的夫妻一方认为执行依据有错误,有权依法提起案外人申请再审之诉。

[法条索引]

1.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一条

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债务,应当共同偿还。共同财产不足清偿的,或财产归各自所有的,由双方协议清偿;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

2.《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

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虚构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六条

原告仅依据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提起民间借贷诉讼,被告抗辩已经偿还借款,被告应当对其主张提供证据证明。被告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主张后,原告仍应就借贷关系的成立承担举证证明责任。

被告抗辩借贷行为尚未实际发生并能作出合理说明,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借贷金额、款项交付、当事人的经济能力、当地或者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当事人财产变动情况以及证人证言等事实和因素,综合判断查证借贷事实是否发生。

第十九条

人民法院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时发现有下列情形,应当严格审查借贷发生的原因、时间、地点、款项来源、交付方式、款项流向以及借贷双方的关系、经济状况等事实,综合判断是否属于虚假民事诉讼:

(一)出借人明显不具备出借能力;

(二)出借人起诉所依据的事实和理由明显不符合常理;

(三)出借人不能提交债权凭证或者提交的债权凭证存在伪造的可能;

(四)当事人双方在一定期间内多次参加民间借贷诉讼;

(五)当事人一方或者双方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委托代理人对借贷事实陈述不清或者陈述前后矛盾;

(六)当事人双方对借贷事实的发生没有任何争议或者诉辩明显不符合常理;

(七)借款人的配偶或合伙人、案外人的其他债权人提出有事实依据的异议;

(八)当事人在其他纠纷中存在低价转让财产的情形;

(九)当事人不正当放弃权利;

(十)其他可能存在虚假民间借贷诉讼的情形。

(家事观察由智仁家事团队创办,团队由智仁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浙江省律师协会婚姻家庭委员会主任祝双夏担任首席律师,同时汇聚了多名在婚姻、继承、私人财富管理领域业务精深、经验丰富的专业律师,是国内较早研究和提供私人财富管理与传承专业化法律服务的律师团队。)

推荐

韩立芳:“丝绸之路”上的钢铁技术专家

颜宁:科学对于性别没有偏向性
肯恩大三女生受邀赴联合国气候变化...
五一出境游去哪些国家是可以不带钱...
排行
“二胎”话题全面解析
夫妻约定财产制,是“保险合同”还...
道德讲堂
时尚博主Blair Eadie 此女不是一般...
网络时代织女追梦
微博
公众微信号
芳华妙龄离开国宾馆,杭女30年守住茶衣梦!这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