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环球视野 >> 环宇新闻

  中国妇女报

马里,位于西非的一个内陆国家,其北部边界在撒哈拉沙漠的中心,是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

2012年3月,马里发生军事政变。联合国安理会2013年4月通过决议,决定设立马里稳定团。2015年5月,马里政府与北部地区部分武装组织签署《和平与和解协议》。但是,马里北部地区近年来一直冲突不断,马里中部近期也呈现出暴力冲突、恐怖袭击增多的趋势,对马里和平进程造成严重影响。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指出,马里的和平与稳定至关重要,因为马里的安全局势波及整个萨赫勒地区,进而影响全球的稳定。

在马里和平进程中,妇女的作用不容忽视。在过去几年,她们通过和平小屋开展对话与交流,彼此团结,推进和平进程,保护妇女,促进妇女全面发展。加奥的和平小屋是其中的典范。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不只是利比里亚、马里,希望这样的和平小屋也能出现在其他战乱地区。

▲ 马里加奥妇女和平小屋外的妇女。

▲ 来自加奥的女性还学习了领导能力和商业技能,有些现在有了独立的企业来销售她们的产品。

■ 于怀清

加奥,马里北部最大城市,人口大约100万。这里的空气又干又热,即使在寒冷的月份,气温也很少降到30摄氏度以下。这里的居民曾在2012年~2013年的暴力冲突中以及伊斯兰恐怖组织的占领下遭受巨大损失——数千人流离失所,经济几近崩溃。在战争中,机场、市场和公共建筑等人们赖以正常生活的很多基础设施和服务设施被摧毁。虽然加奥的经济正在缓慢复苏,该地仍然是马里最危险的地方之一。

2014年,在被从极端分子手中解放出来一年后,加奥修建了一间小屋。小屋被高大的建筑所环绕,人们从街道上看不到这间小屋。不过,任何穿过车道,进入尘土飞扬庭院中这间小屋的人都有一个特定的目标:对话、交流和团结。

定期会面讨论问题

一个星期四的下午,5名妇女聚集在小屋里,正在玩西部非洲传统和流行的战略游戏“西非播棋”。很快,更多的妇女来了,最后,25名妇女围成一圈坐在了一起。她们聚在一起谈论她们的和平小屋以及她们所取得的成就。

“我们一开始只有7个妇女协会,每个协会大约有30到35名成员。今天,我们的社区已经发展到65个妇女协会,”妇女和平小屋主席穆纳·阿瓦塔说,这些妇女来自加奥及周边村庄的所有民族:桑格拉、班巴拉、佩勒和图阿雷格。每个协会都从事一些特别创收活动。其中一些生产皮包和钥匙链,另一些生产肥皂、织物或用枣子豆制成的咖啡。“虽然每个协会都在不同领域工作,但我们都有相同的命运,并因此而努力合作,” 阿瓦塔补充道。

每个星期四和星期天,协会的领导们和会员们都会在小屋见面,小屋里装饰着地毯、彩色床单和照片。在那里,她们坐下来讨论一些棘手的话题,例如和平协议的执行,如何帮助受暴力侵害妇女幸存者和防止虐待,以及如何发展她们的生意以谋生。有时,妇女们会邀请政治家、政府官员和宗教领袖来解决安全问题,并让她们的声音在最高层得到倾听。

“起初,我们几乎不认识对方,而且经常意见不同。但这间房子是为了互相了解和交流而建造的。今天我们一起吃饭、聊天,甚至庆祝,”和平小屋的财务主管比巴·海达拉说,来自不同民族和不同意见的妇女之间的凝聚力对于在她们的家庭和社区内建立和扩大和平至关重要。

每个人的小屋

加奥和平小屋是马里28所小屋之一,这些小屋是联合国妇女署在德国、荷兰、瑞典、日本和建设和平基金会的资助下修建的。继利比里亚和平小屋成功的范例之后,2013年在马里建造了第一个和平小屋,为妇女提供一个可以独立于社区和家庭聚会的地方。作为一个“会议场所”,加奥妇女和平小屋现在已经成为一个著名机构。

“很多人在有问题或需要建议时会来。每个人都知道他或她会得到帮助,例如,当家庭发生纠纷时。然后我们试图在双方之间进行调解。每个人,甚至我们的男人,都可以来,”海达拉微笑着解释说。

然后,她讲述了一个故事:一个来自桑格拉族社区的妇女拒绝了一个图阿雷格族妇女加入妇女和平小屋,其他的桑格拉族妇女是如何要求她们自己的姐妹离开而不是图阿雷格族妇女离开。“这个小屋是一个欢迎所有人的地方,不管他或她有什么背景,”她自豪地重申。

从对话之所到经济增长驱动力

今天,6年过去了,加奥和平小屋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和平与和解的地方。

“2014年,当我们开设妇女和平小屋时,我们邀请了这些妇女,并对她们进行领导、管理和倡导技巧方面的培训。与联合国维和特派团和当地非政府组织等合作伙伴一起,我们还提高了她们对基于性别的暴力及和平协议的认识,这对建立初步能力很重要,”联合国妇女署加奥项目主任塞库·特劳尔分享说。“现在女性完全独立了。她们建立了自己的组织,并管理自己的预算。与此同时,她们还专注于发展商业,寻找销售产品的市场。小屋完全掌握在她们自己手中。”

和平小屋具有法律地位,有相关的法律法规加以规范。妇女们开设了一个管理透明的联合银行账户,每个成员都可以为个人需要借钱——这是一项福利,尤其是对于那些从家庭得到较少援助的寡妇。联合国妇女署与其合作伙伴一起,继续通过有关业务发展的培训课程来提高妇女们的能力。通过荷兰大使馆和联合国妇女署的另一项倡议,一些妇女把她们的手工艺品送到了首都,在当地的商店里出售,以获得更多利润。

尽管妇女们现在正在拉近距离,但持续的暴力活动阻碍了发展。由于持续的攻击,她们不敢去当地市场销售她们的产品。“在加奥,我们不能自由行动去南部。我们几乎被困在这里,”一位妇女解释说。对这些妇女来说,“和平”不仅是停火,更是心灵的和平,免受不断暴力威胁的自由。“当你的思想不自由,你的心就永远不会自由。” 另一位妇女插话说,“我们只想睡觉和生活,不害怕被攻击或抢劫。”

加奥妇女知道她们对政治决策的影响。“毕竟,女人可以发动战争,也可以结束战争,” 阿瓦塔说。“是我们,派遣我们的男人、兄弟和儿子去打仗,或是阻止他们离开家园。如果我们愿意,我们可以取得很多成就。但我们必须在一起,这就是我们在这里学到的。”

明年,她们希望更积极地参与裁军进程,促进自愿移交其社区内的武器。“最重要的是停止暴力”,妇女们总结说,“我们只能和平地发展这个国家——我们,加奥的妇女,已经找到了和平之路。”

推荐

牛新莉

王丽慧
中国重庆美食文化让新西兰洋厨师大...
孩子喜欢玩“水晶泥”?赶紧叫停
排行
“二胎”话题全面解析
夫妻约定财产制,是“保险合同”还...
道德讲堂
网络时代织女追梦
时尚博主Blair Eadie 此女不是一般...
微博
公众微信号
杭州“好家庭信用贷”利率政策全省最优!已发放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