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女性 >> 西子女性 >> 女性故事

 

68岁的老人,种田、养猪,为已故的儿子偿还25万元债务。而这些债务,她没有法律上的偿还义务。15年来,她起早摸黑,不埋怨,不叫苦,坚定地走着漫漫的“子债母还”之路……

  有人说她傻,有人说她讲信用,有人说她认死理,也有人说她太辛苦。十几年来,白马镇永丰村的张凤英老人靠自己种田、养猪,还儿子欠下的债。她说,人就是要讲个诚信。

  昨天中午,在永丰村的一片庄稼地旁,记者见到“浙江最美女性”候选人张凤英。灰白的头发,瘦小的身板,张凤英正拉着两桶猪粪往田里赶(如图)。当记者询问她是否知道自己成为“浙江最美女性”候选人时,张凤英老人摆摆手说:“我听说了,可是我又不美,怎么会是最美女性呢?”

  老人的话让人忍俊不禁,也让人伤感。

  “儿子没了,但欠的账我认”

  张凤英今年68岁,1990年,老公患肝癌去世。老人育有四女一子,儿子严平迪开了家小服装厂,常年在石家庄等地做服装生意,因为生产的服装没有紧跟流行趋势亏了钱。19955月,儿子回家时,张凤英发现他人很瘦,肚子却大了很多。在张凤英的催促下,儿子到杭州的医院检查,竟是白血病。两年后,儿子医治无效去世,年仅33岁。

  儿子去世后,家里负债达25万元,是儿子办厂亏损和治病欠下的。之后,不断有债主上门要债,有的来家里闹,有的还上法院起诉。“那段时间,家里天天有人来吵,媳妇受不了债主逼债,第二年带着6岁的孙女改嫁了。”说起当时的情景,老人泪眼婆娑。

  张凤英一边承受丧子之痛,一边默默地挑起还债的担子。她对债主说:“我虽不识字,但我认识儿子的字迹,只要是儿子写的欠条,我都会还的,只是时间问题。”自从张凤英开始还债后,再也没有债主来逼债。村里人知道后都跟她说,儿子都没了,债也就别还了,不要太苦了自己。“我知道会很辛苦,可做人就是要讲诚信。”张凤英说。

  干起活就忘了饿,一天只吃两顿饭

  还债成了张凤英生命中最重要的事。

  前几年,张凤英还有两个女儿没有出嫁。她们辛辛苦苦做工赚来的钱全被张凤英拿来还债。“两个女儿平时连件衣服都不舍得买,只有到过年才买件新衣服穿。”张凤英说。后来,两个女儿相继出嫁,还债的重担就全压在了自己一个人身上。

  张凤英,一个农村妇女,没技术,没文化,要还这么多钱,谈何容易?从此,她就像一个上紧了发条的陀螺,很少休息,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尽早把欠人家的钱还上。

  看到大量农田闲置着,她就向村民租田种稻谷。从四五年前的年产量5000多公斤,到如今,稻谷种植面积已扩展到30亩左右,年近七旬的她成了全村最大的“种粮大户”。

  插秧季节,张凤英从凌晨三点多起床,弯着腰,一株一株地将秧苗插入田里,等她抬头经常已是太阳高照。一天十来个小时弯着腰在田里干活,很多年轻人都难以承受,她却几年如一日,从没喊过一声苦。

  到了收获季节,为了看管放在村民屋檐下的稻谷,张凤英在稻谷上睡了一个多月。她说,进入11月,晚上室外气温低,睡在稻谷上盖了被子还是感觉冷。永丰村党支部书记傅正山告诉记者,近30亩田基本上是张凤英一人种,她这么大年纪了,这钱赚得太不容易了。

  每天不停的劳作,吃饭成了张凤英最容易忘记的事。“早上起来一干活就没时间吃了,忙了也就忘记了饿。”她说,经常是下午一两点钟,早饭午饭一起吃,晚上八九点,或者更晚才吃晚饭。因为长期的劳作和饮食不规律,这几年,老人的身体开始有些吃不消了。

  在猪圈旁搭床睡了6年,忙到暂时失忆

  为了尽快还债,6年前,张凤英借钱造了一个猪圈。前年,一批刚买来的猪不停地咳嗽,之后接二连三地发病死去。看着死去的猪,张凤英找到畜牧兽医,畜牧专家王潮迪当天下午就赶来为老人查看原因。谁知老人坐上王潮迪的车后,竟想不起来自己的猪圈在哪里,自己是哪个村的人了。车转来转去转了好几个地方,都没有找到猪圈,直到老人在车上看到一个同村的村民,她的记忆才恢复。老人说,那段时间为了观察猪的病情,整天忙在猪圈里,实在太累了,没想到会出现短暂失忆。

  为了能喂养好猪圈里的几百头猪,张凤英老人在猪圈旁搭了个小床,一睡就是6年。“这么多猪,就怕半夜出个什么事,睡在边上,我心里踏实点。”张凤英说。

  那张不到一米宽的小床,其实就是块木板,老人在床上搭了个蚊帐,老人说,这蚊帐夏天防蚊子,冬天还能挡点风。床旁放着几袋猪饲料,地上还有老人刚刚搅拌好的猪食。

  张凤英以猪圈为“家”,自己真正的家却堆满了饲料和粮食,一张桌子、几把凳子是家中仅有的家具。老人告诉记者,这些年,她把所有的钱都拿去还债了,房子的墙壁裂了也没钱修补,墙上的水泥也脱落了,真怕什么时候墙倒了。“希望这墙能支撑到我把债还完,到时候我一定把墙裂缝补上。”老人说。

  15年存了40张欠条收条

  刚开始,张凤英按欠条上写的利息和本钱还,一笔从农村合作基金会借的2万元钱,经人转手后再借给她儿子,最后连本带息竟要还5万元。还有的本钱还不起,就先还利息。村民同情张凤英的处境,就和她说,本钱还掉就好了,利息就不要勉强自己了。前些年,也有的债主让她还利息,村民就对债主说,一个老人替子还钱很不容易。有些债主也生了恻隐之心,说不用还利息了。

  15年来,张凤英已经替儿子还了约20万元本钱和利息,收回的欠条和让债主留下的收条(找不到欠条的出具收条)多达40张。记者在这些欠条和收条上看到,很多都注明了分次还的数目。老人说,一张欠条的钱一次性还不出,她就分次还。这些年,除了基本生活用品,她没买过一件衣服,把每一分钱都攒起来,每凑足一定数目就拿去还债。

  张凤英说,不算养猪的饲料款,目前,儿子欠下的债务还有8万元,只要再苦几年,就能把债还清了。

  常年辛劳在张凤英身上刻下了特别深的痕迹。她的头发早就花白,腰已直不起来,肩膀也被扁担压得一边高一边低。

  现在,她已经将债款差不多还清了,自己却在几个月前因为脑出血病倒了。在病床上,她还说,等恢复了,还要继续回去种田。

 

推荐

80后售票员为智障母亲撑起一片天 盼...

伦敦妞们穿上身的时髦秘密,就是这...
换季别乱买鞋 金小妹告诉你有一双短...
社交直播时代公益还能这么玩儿 明星...
排行
“二胎”话题全面解析
夫妻约定财产制,是“保险合同”还...
道德讲堂
时尚博主Blair Eadie 此女不是一般...
网络时代织女追梦
微博
公众微信号
如何优雅地处理多余的月饼?10个秘籍,最后一个登...